索 引 號: 000014672/2017-00344 分類:  環境政務管理信息\新聞發佈
發佈機關:   環境保護部 生成日期:  2017年04月21日
名  稱: 
文  號:   主 題 詞: 
環境保護部例行新聞發佈會記者問答實錄

  4月21日上午,環境保護部舉行4月份例行新聞發佈會,介紹2016年全年和2017年第一季度全國環境監管執法情況。環境保護部環境監察局局長田為勇參加發佈會,介紹有關情況並回答記者提問。環境保護部宣傳教育司巡視員劉友賓主持發佈會。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正在進行的京津冀“2+26”個城市大督查是歷史上最大的一次,我想問一下目前推進情況怎麼樣?督查出來的問題主要有哪些?如何保證這些問題得到有效解決?

  田為勇:你剛才提的問題就是我們最近正在開展的一項大的行動,就是對京津冀“2+26”個城市進行為期一年的大督查。這個督查在2月份曾經搞過一個月,從這個行動來看,對保證空氣質量確實起到了一定效果。通過不斷強化督查,能夠實現我們既定的一些目標。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克強總理提出要堅決打好藍天保衛戰,實施重點行業污染專項整治,要對所有的重點工業污染源實現24小時的在線監控,確保監控質量,到期不達標的企業要堅決依法關停,這是兩會期間總理向全國人民做的一個鄭重承諾。

  如何做好這項工作,環保部黨組作出了重大決策,開展為期一年的藍天保衛戰,所以這次大督查核心就是藍天保衛戰。

  這次大督查從4月5日開始,受陳部長的委託,翟青副部長在這兒做了一次全國動員。從全國抽調了5600人,開展25個輪次督查,每次督查安排是,28個城市,每個城市8個人。每輪次的銜接工作非常重要,第一組搞兩個星期,第二組兩個星期,如果說兩個組都不銜接,第一組檢查的,第二組不知道。所以採取了壓茬式的方式,就是把第一組的工作和第二組有效的銜接起來,然後第二組的工作和第三組的工作也是要有效的銜接起來。

  今天是21號,正好是這次大督察正式啟動的兩個星期,從7號到現在是兩個星期。從21號到28號是交接周,是第一組和第二組的交接。要把很多的內容都要交代清楚,前面查了哪些內容,發現了哪些問題,已經交給地方辦了哪些事情,地方都是怎麼辦的,要全面交接給第二組。第二組是在第一組基礎上做,而不是從頭做。

  第三組將來和第二組也是這種方式交接,留一半人員,到28號以後,第一組的人完全撤退,28號以後就是第二組的人在這兒,按這種方式,全年開展25輪次的督查。

  截至到昨天晚上24點,28個督查組共檢查了各類企業是4077家,發現各類環境問題2808家,佔了整個檢查總數的69%。按照預定目標,4月份重點是要檢查各類的“散亂污”企業,這次檢查是發現了763個有問題的企業,佔到了整個總數的27%。其他還有包括沒有安裝污染設施和設施不正常的512家,佔了18.2%。還有超標排放的15家,自動監控設備弄虛作假的8家,還有防揚塵一些措施沒有落實或不完善的687個,還有其他一些問題。這就是我們這次督查第一個輪次兩個星期大家發現的重點問題,這些問題現在都已經交給地方辦理。這次我們實行挂賬,每個城市是拉清單的,每個問題到期完不成我們是要追究責任的。地方一定要到期完成這些問題,實行銷賬制度,把這些工作做得更加紮實。

  中央電視臺:我們了解到近日在華北等地發現了多處污水滲坑,有一些滲坑在多年前就開始治理了,但是治理效果不明顯,到底是什麼原因造成了這些滲坑的存在,危害究竟有多大?環保部有沒有做過相關調查,類似于這樣的滲坑目前還有多少?為什麼經過這麼多年的治理效果不明顯?接下來還有哪些具體措施來解決這些問題?謝謝。

  田為勇:你問了一個最近大家比較關注的一個問題。這個事情環保部19號早上得到的消息,我們立即組成工作組趕赴現場進行調查。應該說媒體反映的事實還是存在的,所以我們也在第一時間向媒體做了公開。應該說我們首先要感謝媒體監督,有了你們的監督,我們很多的問題能夠及時發現、及時處理。

  天津和河北這兩起滲坑事件,現在正在全面調查之中,但是至少涉及到兩個方面的違法行為。第一,用滲坑滲井等逃避監管的方式排污。不管滲坑怎麼形成的,歷經多少年形成的,都是在非法排放污染物。第二,非法傾倒排放危險廢物,從立法來看,比如說滲坑、滲井的問題,早在2008年《水污染防治法》修訂的時候就已經列進去了,就是說那個時候對此類違法行為在法律上就已經有明確規定了。到了2013年,“兩高”司法解釋把它作為入刑的一種,這樣是要判刑的。2015年《環境保護法》實施以後,更多手段可以用了。新環保法的五種新武器都可以適用這種問題,就說明這種問題已經相當嚴重,必須要採取更加嚴厲的措施。這種行為從國家來說是要嚴厲打擊的。

  這件事出了以後,環保部高度重視。環保部正在組織全國詳查,結果將來會向大家公佈。其次,在此表個態,環保部對此類問題是發現一起嚴肅處理一起,絕不姑息。第三,我們歡迎廣大媒體和公眾對這類問題進行舉報。像這種問題有些是在很偏僻的地方。我們有12369微信舉報,這個微信舉報關注量是24萬人,希望大家呼籲呼籲,通過我們微信舉報,大家更多來投訴、來關心、來支持環保工作,使違法犯罪的行為無處可藏。謝謝大家。

  路透社:您好,最初對於滲坑問題的反映,應該是來自重慶一個非政府組織的研究和報告。我們注意到,在媒體報道之後,當地環保局採取了非常快速的響應措施,這是非常值得肯定的。在以往的經驗中,地方政府在進行環保督查和執法監管過程中,有時也會遇到阻撓,所以我想了解一下,在這一過程當中,各級政府如何看待和發揮非政府組織的作用?

  田為勇:我們非常歡迎各種各類NGO、公眾、媒體對環境問題的監督,鼓勵大家可以向社會公眾發佈,也可以向各級環保部門舉報、投訴這類問題。這是從環保部來說的,首先是這個態度。

  第二,我們也更多地希望NGO能夠支持和關心一些環境問題的解決。剛才前面介紹過,我們在推動企業守法方面,我們更多地希望利用NGO的力量來監督,另外一個方面的監督,就是公益訴訟,幫助推動企業守法。在政府和NGO、媒體大家共同的努力下,環保問題能夠在今後的一段時間得到好的解決。

  劉友賓:我再補充一點,NGO組織的有關工作在宣傳教育司,環保部黨組對這項工作高度重視,一是前不久我們剛剛和民政部一起向全國環保系統和民政系統印發了《關於加強對環保社會組織引導發展和規範管理的指導意見》。這是我們第一次和民政部門一起就進一步做好環保社會組織工作、充分發揮社會組織在推進環保工作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發的文件。這個文件的核心目的就是要求各地環保部門和民政部門充分重視環保NGO的作用。

  二是每年我們都要組織環保NGO組織培訓,比如說前不久我們剛剛在廣州組織了全國環保NGO的培訓,環保NGO組織參加了我們的培訓活動。

  三是我們每年要進行一些小的資助,去年資助了幾家,今年我們還將繼續。

  四是我們也將努力打造政府部門和NGO組織交流的平臺,定期舉辦一些座談、交流。今年前不久專門邀請了北京地區有代表性的十幾家NGO組織座談。這次滲坑問題最早也是環保社會組織發現的,我們有關部門迅速採取措施,迅速回應。

  財新傳媒:4月4日,環保部陳吉寧部長帶隊對燕山石化實地調研時發現企業沒有有效治理VOCs,請問這家企業VOCs設備存在哪些具體的問題?是否在石化企業普遍存在?監督檢查VOCs的過程中會遇到什麼難點呢?該如何解決?

  田為勇:陳部長在前一段時間對燕山石化進行實地調研的時候,確實發現了燕山石化未能有效治理VOCs的一些問題。其中包括橡膠車間配套的三套水洗除漿等存在工藝設計缺陷,VOCs重新進入系統回收利用並沒有得到有效消除,再一次揮發造成了二次污染。目前對這套系統在中石化的干預和組織下,已經進行了改造,問題也得到了較好解決。

  應該說VOCs的治理問題一直以來都是石化行業的一個比較突出的問題,此次燕山石化暴露了整個問題的一個方面。主要有幾個比較困難的事,一個就是VOCs的監管相對工作量比較大,像燕山石化各種漏點加起來,我上次調研過一次,涉及到大概80多萬個可能存在的地方,要一個一個去鑒別,一個一個地去甄別,這是很困難的。

  VOCs也涉及到行業問題,各種噴塗、包裝印刷等很多東西都產生,甚至有一些農業源也會產生VOCs。對於這些問題,下一步部堭N採取幾個方面的措施。

  第一,強化源頭控制,限制各類企業VOCs排量,把這個事情做好,要進行整體管控。

  第二,由點到面,就是從石化、有機化工、包裝印刷等涉及VOCs排放量比較大的行業要先行管控,先行治理。

  第三,突出重點,著重從設備的密封點、存儲、裝卸等關鍵部位開始管控。

  第四,提高執法水平和執法效率。裝備一些便捷式的執法儀器,強化管控。過去管靠聞,有的聞得出來,有的聞不出來,還是要靠儀器設備進行管控。

  第五,加大信息公開,向社會公眾公開,也鼓勵大家積極地參與,形成監督和被監督的良性循環。

  南方週末:我想問一下,咱們這次大氣污染防治強化督查選調各地督查人員的標準,把外地人員抽調到京津冀,會不會導致其他地方的人手不足?您剛才提到了這兩個星期查處了很多的企業,這次咱們大氣污染防治督查是以查企業為主還是通過對企業環境污染違法行為的查處舉一反三,最後督促政府落實環境污染治理的整體責任。

  田為勇:這次是從全國抽調人員,更多的是京津冀自身的人員。這5000多人當中大概有3000多人是京津冀地區的執法人員。剩下的近2000人是從京津冀之外的省份抽調的。人員大概是這麼一個組成,第一個是省堶控擢邞滿A推薦的人員都是有豐富的執法經驗的,而且必須是支隊長和副支隊長,支隊長是各個城市一級的管執法的領導,他們當組長來帶隊,進行檢查。第二,我們要求各個組,派到哪個城市,要首先了解這個城市的工業特點、產業特點,就是你派的這個人擅長查造紙,讓他去查鋼鐵可能不行,所以組織人員方面要有相匹配的專業知識,這樣的話選出來的人到地方很快就能適應工作。

  另外很可能對地方有一個較大的帶動作用。這次派出的浙江組、杭州組,大家過去做了很多的打假工作,這次打假工作主要是他們完成的。這就是在挑選隊員,針對我們執法對象的範圍,是精心挑選,這樣出來的執法人員就更加地有針對性。

  第二個問題,這次大督查既有督政也有督企,是兩者結合。這次大督查的內容,包括七項任務,第一項就是督促各級政府,特別是市縣政府完成京津冀污染防治確定的各項任務,任務落實情況都是這次大督查重點要關注的問題。

  這些任務完不成,他們也要負責任,最後是由各級政府來負責這項措施。這個任務有清單,都是要交給他們的,這項任務到底誰落實?是政府及政府有關的相關人員。

  督企這一塊大家也看到了,督查的力度很大。督查的重點是高架源在線監控情況,再有一個就是固定源污染設施運行情況和主要污染物達標排放情況,對大企業,要讓他穩定地達標,這是我們今年要努力的一個重要方面。

  還有就是“散亂污”企業,京津冀地區還有很多的“散亂污”企業,這次要求“2+26”城市自己排查,3月底排查完,拿出來的清單是56000家的小散亂污企業,這些企業到今年的10月份要全部淘汰清理,一個一個地清理,最後都要淘汰掉。

  冬季重污染天氣不能生產的一些企業,在空氣比較好的時候多生產一點,在污染比較重的時候不能生產,這個錯峰生產的要求也在落實,但是一定是有計劃的,一定是報備的。再有就是VOCs的治理等等。

  我們這次督查的任務既有督政又有督企,這兩個是結合起來的。

  新京報:剛才提到了京津冀這種“散亂污”的企業很多,督查人員畢竟有限,一年的督查結束以後,怎樣保證“散亂污”企業復產情況不會發生?

  田為勇:你問到了一個很關鍵的問題,就是督查的效果怎麼鞏固。這次我們在督查設計的時候,督查不代替地方監管責任,督查發現了問題交給地方,必須要挂賬完成。有沒有完成怎麼看呢?我們後面有後續組,有交接的問題,後續組要看前面組交辦的事情完成沒有。

  第二個方面,我們要不定期的派出若干個巡查組,我們說的督查組是5600人,還有若干個巡查組,我跟大家透露一個消息,我們還抽調了十多個精兵強將,抽調了一批辦案高手和辦案能手,將來不定期地要下去進行巡查。既要對過去查到的問題落實情況進行督查,也要查還有沒有新的問題。我們督查組幹得怎麼樣,兩個方面都要查。多角度、多方位地來促進,使問題能夠有效地解決。

  部長曾經提出,他也要帶隊去查一次。最後完不成,發現了有反彈,那就是你地方政府要有一個說法了。我們可以採取約談、限批等措施,包括按照生態損害、責任追究辦法、追究相關人的責任等等,保證這些措施和這些問題得到解決。

  中國日報:在強化督查情況通報中有很多企業違法行為以及企業拒不配合情況,這種問題怎麼解決?怎樣保證執法的有效性?或者是保證執法人員的安全?一些城市設立了環保警察,環保警察的責任是什麼?環保部門和環保警察之間如何配合呢?謝謝。

  田為勇:在督查當中,遇到過執法受阻等一系列問題。在這次大督查當中,我們有幾類情況。一類是阻撓執法,大家看到了包括濟南的、邢臺的,把我們的人滯留了一個多小時。還有更多的是屬於拒絕執法的行為,一看督查組來了,就把門關起來,怎麼叫也不開,把生產也停了,這種情況也很多。

  再有比較嚴重的,就是暴力抗法。這幾類在處理的方式上是有所不同的,比如說拒絕執法,按照我們相關法律的規定,可以進行罰款。對於阻撓執法,我們可以聯合公安部門進行行政拘留,5∼10天的拘留,治安管理法有專門的明確規定。暴力抗法性質更嚴重,要判刑,可以處三年以下的有期徒刑。

  這些量刑的標準出來以後,將來就要實行,適用哪一種就按哪一種執行。公安部門有了很多的環保警察,有了公安的環保警察隊伍的支持,我們的環保執法更加有效。

  剛才我講的很多的手段包括刑法手段,這些都是我們要依靠公安的力量才能實現的,我們環保部門發現了會移送,交給公安部門進行立案,進一步查處,包括行政拘留、追究刑事責任等手段。通過公安強有力支持,保證了我們正常的環境執法能夠走上一個更高的水平。

  特別是去年,我們跟公安部,跟最高人民檢察院共同出臺了兩法銜接的辦法,就是我們行政執法和刑事司法怎麼有效地銜接,該移送的就要移送,該接收的就要接收,這樣可以保證很多的違法案件可以得到及時有效的處理。

  北京青年報:去年9月中辦和國辦印發了《關於省以下環保機構監測監察執法垂直管理制度改革試點工作的指導意見》,目前這項改革進展如何?

  田為勇:這是一個大的改革方案,包括環保機構監測監察執法等幾大塊內容的改革。這個意見是對我們執法工作非常強有力的支持,有幾個方面的內容我介紹一下。

  第一,明確了我們環境執法要納入政府行政執法序列。這是過去多年我們環保部門努力想實現卻沒有實現的。中央文件明確了環境執法要納入政府的序列。

  第二,賦予環境執法現場檢查、行政強制、行政處罰等權力。意見當中非常明確提出來了要賦予一定的權力,就是為了更好地支持執法工作。

  第三,明確統一著裝。這對我們環保部門來說是非常振奮人心的事,環保部門穿衣服是穿了脫、脫了穿,好幾次了。大家提到的很多阻撓執法的問題,沒有服裝是一個非常大的問題。有了服裝大家一看這是正規軍,過去的執法還有一點遊擊隊的感覺,還沒有成氣候,自己穿自己的衣服到企業去,人家當然不太重視。

  意見當中還明確了要給予執法車輛的保障。環境執法對象點多面廣,特別是中西部地區的地域廣,沒有車輛很難做到及時趕赴現場,所以必須要在車輛上面予以保障。我們人員的資格管理、隊伍的標準化等等也是在這次意見當中有明確的規定。

  按照中央的指導意見,我們在逐項地細化落實每一項工作,每一項工作都有具體的方案,在一步一步地落實。相信通過這個指導意見的落實,執法隊伍能力建設會上一個新的臺階。

  界面新聞:我們看到一些地方企業看到督查組來檢查時,就運行環保設備,督查組離開以後重新排污。前一段時間部長去地方檢查的時候,採取了不打招呼的策略,我們這一次強化督查會給地方打招呼嗎?我們將如何徹底改變企業被迫式達標的現狀?謝謝。

  田為勇:怎麼能夠讓企業守法成為常態,實際上是一直困擾我們環保執法的一個重要事情。企業違法或者是說不達標排放,確實普遍存在。數據顯示,通過環保法實施的這兩年,從過去拿一部分樣本來做比較,拿一部分樣本來做分析,全國重點排污單位都裝了在線的監控設備。我有一張圖,可以給大家看一下。這個圖是從2015年的一季度開始,達標企業是53.1%,到了今年的一季度,提高到71%。從國控重點污染源來說,達標的水平是在穩步提升。

  如果把超標10%的這一部分算進來,達標率就會更高了。從2015年的一季度的78%提高到今年一季度的90%。通過環保法這幾年強有力的實施,前面講了用司法、行政等多種手段促使企業守法成為常態,達標率在穩步的提升。

  特別是京津冀地區,剛才你講的也是大家最關注的,我們也做了一個統計,從去年的1月份開始到去年的12月底,超標率在逐步地下降,由年初的31%超標到年底的3.79%,也就是說達標率從69%提高到96%,京津冀的達標水平要比全國的高一些。這些數據來看,就是達標率在逐步提高。

  盡可能地減少運行成本,有的企業選擇逃避監管違法排污。我們也採取了很多措施。一個就是以前說的,對大的企業實施在線遠程監控進行監管,對小的企業,要加大頻次。大企業我們不一定天天去,因為有遠程監控。如果沒有在線的監控,我們加大抽查的頻率,不斷地去。為什麼這次搞大督查,就是對這類企業反復地督查,讓它沒有機會喘息,這樣就能持續地堅持下去,可能這種違法狀態就會有一個好轉。

  人民日報:最近幾天強化督查,包括以往的一些執法活動中,經常能夠發現一些企業在污染物排放監測上造假,對這種情況有什麼手段來解決和遏制?

  田為勇:污染源造假問題我們一直非常關注的,特別是在線監控設備造假的問題,是我們重點要打擊的。大家感覺到造假的比例高,我給大家說一個數。整個京津冀到昨天為止的檢查有問題的2808家企業當中,我們發現了有8家確認的是造假,佔了整個違法企業的0.3%。從比例上來說,是比較小的。雖然比較小,有一個客觀原因,就是打假這項工作難度比較大,這需要很強的專業知識和技術來做。

  企業在線作假有三個環節。第一,採樣環節。取樣的時候沒有取到正式的樣品,或者是漏了,這一塊是容易作假的。第二,分析環節。標定出現一些問題。第三,傳輸環節。在上傳的時候,因為這是遠程的,有的設置了一些高限,超過多少就不傳了。而且造假手段在不斷翻新。

  下一步,首先還是鼓勵大家安裝在線監測設備。如果說中國的環境監管在世界上能夠領先的,就是在線的技術。我們裝了一萬多家在線的國控的大的企業,有了這個東西,等於是在前方裝了哨兵,我們能夠及時發現問題。打假是另外一個環節。我們要開展專項打假行動,制訂一些打假秘笈,專門搞了一個手冊,把各種可能作假的情節、環節都列出來。通過數據的分析,能夠初步地判斷是不是作假的行為。有很多控制手短,讓假的難以實行。更多的要靠社會公眾來監督。數據都要向社會公開。我們有些地方也開展了一些嘗試。在水的方面要定時取樣,保存下來。這是三點鐘取的樣,在監控室看到了排放是多少,回頭取回樣本,在實驗室做檢驗,看看一致不一致。這些都是要確保在線數據的穩定性。

  中新社:我們按季度公佈的違法案件增速較高。比如說2016年國內案件同比增長93%,原因是什麼?是企業存在僥倖的心理,一直不安裝環保設施,還是執法力度加大了?

  田為勇:大家是不是關注了昨天中國政法大學對環保法的實施情況做了一個評估,這個評估是一個客觀公正的反映。還有前兩天人民大學對我們四個配套辦法,就是我們相關的具體的辦法也做了一個評估。去年的時候,美國的摩根士丹利對我們的環保法的實施也做過評估,他們也對外公佈了。

  大家對我們環保法實施的情況都非常地關注。我專門在網上下載了政法大學昨天對我們《環保法》評估用的幾句話。第一句話是地方黨政領導對環保工作的重視程度空前。第二句話,環境監管執法力度明顯加大。第三句話,社會各界關注環保、參與環保的氛圍明顯地提升。他下了三個主體的結論。他還強調了一下《環保法》規定的各項制度和措施的執行的力度,遵守的程度,產生的影響超過了過去環保史上任何一個時期。

  我從幾個方面介紹一下。為什麼《環保法》可以得到這麼一個評價?從我本身做這個工作的角度來說,我是這麼想的。

  第一,現在《環保法》適用更加深入。《環保法》從2015年1月1號新的《環保法》正式實施,到了今年,我們是連續開展了3年的《環保法》實施活動。今年的《環保法》實施年是明確要求所有的縣市區要全面適用環保法的具體措施、手段。去年是所有地市都有這四個方面、五個類型的案件適用,今年是所有的縣、區都要有,這是《環保法》真正落到實處的保證。

  第二,各類案件逐年在大幅度提升。五種類型的案件去年是22730件,增長了93%。今年一季度給大家再報告一下,今年增長得更快,一季度跟去年同期相比增長了195%。查封扣押,去年是9976件,增長了138%,停產停產,去年是5673,增長了83%。移送拘留是4041件,增長了94%,移送涉嫌犯罪是2023件,增長了20%。這是各類的案件在提升。

  第三,違法行為的反彈率,去年和前年基本上保持在一個低位。抓了它以後,下次它又違法了,我再抓它,這就是反彈了。2016年是2.86%,2015年是2.57%,基本上是在2點多左右,違法的反彈率。

  第四,達標排放在穩步上升。剛才我給大家介紹了這兩張圖,從78%變成了90%,京津冀從69%增長到96%,都是達標率穩步的明顯的提高。

  環境質量與執法活動更加緊密地結合在一起,去年我們公佈了五個環境質量不達標,質量又不降反升的城市,這些城市執法案件偏少等問題。這些問題都是我們要加大督查、加大稽查,促使這個地方各類的違法案件進行解決。通過這些措施,全面推動環保法的落實。

  法制日報:人大法學院做的評估堶掄縐鴗F按日計罰執行率只有40%多,是否屬實?行政拘留到底能發揮多大的作用?我看去年的行政拘留好像比2016年、2015年翻倍,這項措施是不是真正發揮了作用?另外,有的本應該拘留企業負責人,他派一個員工頂替,有沒有這種情況?

  田為勇:按日計罰,目前來說適用率在五個類型當中是最低的,這五個類型當中,剛才講了去年是22730件案件當中,1017件是按日計罰的。各地在去年執行過程中,也對這個問題提出了意見,實際上談到了我們制度設計上的缺陷。這個制度是從美國的法律中引進的,美國的制度設計是,現在去檢查發現企業有違法或者是超標行為,往前追溯到上次檢查,如果是合格的,按這段時間都是違法計,除非你自己能夠證明是守法的,是達標的。我們新的環保法中做了一些修改,在修改的時候,明確發現這種違法行為,首先要下達一個責令整改通知書。責令整改通知書以後再去檢查,如果沒有改正,再實施按日計罰。前幾天陳部長答記者問的時候談到了這個問題。所以在這個問題上,我們在制度設計上面存在著一個重大缺陷。這樣就導致了我們在執行當中,適用性就比較差一點了。

  剛才我在講五類案件的反彈率來看,按日計罰是最多的,按日計罰佔到了多少呢?是佔到了9.81%。按日計罰罰了以後,回過頭來我還去檢查又有問題,按日計罰。就說明這項制度的威懾作用不夠。其中比較好的像行政拘留,行政拘留反彈率是1.4%多,不到1.5%,抓了以後下次再抓的可能性只有不到1.5%,按日計罰下次再罰的近10%。這就反映出了我們在按日計罰的制度上還是有一些設計上的缺陷,將來我們再完善一下,在制度設計的時候我們再不斷地改進。

  行政拘留,按照規定要對直接責任人員和主管人員進行行政拘留。我沒有具體的案例,你說的這種情況肯定會有,核心問題就是甄別。我知道你剛才提的意思,可能是幕後的老闆指使他幹了這個事,幹了以後被拘了,被判刑了,回過頭來老闆說多給你一點錢,補償補償,就把責任給逃避掉了。這類問題肯定是有,但是我們沒有抓到。現在的問題就是我們怎麼能夠抓到幕後指使人。沒有任何證據證明幕後指使人是老闆,從法律來說是很難追溯到幕後人。實際上還是要從法律的角度完善這個事情,企業老闆要承擔連帶責任還是相關責任,這是要明確的。

  剛才你提到的這個問題,更多的是涉及到公安部門要做的事情。因為涉及到行政拘留和刑事犯罪的問題,這類問題要通過環保和公安聯動解決,環保將來更多的是提供證據,為公安環保警察甄別、判斷誰指使的提供更多的依據。

  中國青年報:“散亂污”企業大概有56000家,強化督查這麼多的精銳力量來對付這些“散亂污”企業值不值?我記得之前也公佈過一些信息,像北京市會把一些像服裝店等都納入進來,您能不能具體的講一下這些“散亂污”的貢獻率是多少?我們怎麼考慮的?按要求10月份不達標的都要關了,還要費這麼大的力氣嗎?謝謝。

  田為勇:京津冀“散亂污”的數據報上來,我們看到了也嚇一跳。報上來的數據是56000多家,這次督查又發現了700多家。這說明了一個什麼問題呢?我們大家在“散亂污”標準的設定上,看法是不一樣的。我們把單子拿來,一些地方是虛報的數,不知道是什麼目的,到現場一看發現企業根本就不存在,或者是幾年前就已經關閉了。還有一類就是把那些小服裝店、小超市也都納到“散亂污”堶惆茪F,大家掌握尺度上確實是不一樣。

  核心是把“散亂污”的名單準確地確定下來,主體還是各地政府,明確應該取締關閉的或者是根本達不到標準的有哪些。10月份的時候,列入單子,取締不到位,那就是你的責任;沒列入單子的,如果說後來發現仍然是達不到要求,也要追究責任。不是說你列的單子完成就可以了,儘量少列單子,這是不行的。還有的為了虛報,說我的成績很大,報一些根本就不存在的,這也不行。兩個方面,我們都要嚴肅查處,要保證最後“散亂污”企業在今年取得決定性的進展。這是解決京津冀大氣污染或者是說解決這次藍天保衛戰一個重要的手段、重要的環節,為下一步整治和取締工作奠定基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