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 引 號: 000014672/2018-00841 分類:  環境政務管理信息\新聞發佈
發佈機關:   生態環境部 生成日期:  2018年06月20日
名  稱: 
文  號:   主 題 詞: 
《打贏藍天保衛戰三年行動計劃》政策吹風會實錄

  襲艷春:女士們、先生們,上午好。歡迎大家出席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上周國務院常務會議研究討論了打贏藍天保衛戰三年行動計劃。為了幫助大家更好地了解相關情況,今天我們非常高興地邀請到生態環境部副部長趙英民先生,請他為大家介紹有關情況,並回答記者朋友們的提問。

  下面,先請趙部長作介紹。

  趙英民:女士們、先生們,新聞界的朋友們,大家上午好!

  首先,我代表生態環境部,向新聞媒體和記者朋友們長期以來對生態環境保護工作的關心和支持表示衷心的感謝!很高興有機會向大家介紹《打贏藍天保衛戰三年行動計劃》的有關情況。

  黨的十九大提出將污染防治攻堅戰作為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三大攻堅戰之一,要求堅持全民共治、源頭防治,持續實施大氣污染防治行動,打贏藍天保衛戰。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中央財經委員會第一次會議、全國生態環境保護大會先後強調,打好打勝污染防治攻堅戰,堅決打贏藍天保衛戰是重中之重,要求制定打贏藍天保衛戰三年行動計劃,確保3年取得更大成效。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是關係近14億中國人民切身利益的大事,也是建設美麗中國的必然選擇;要下更大決心、採取更有力措施,加大污染防治力度,重點是打贏藍天保衛戰。李克強總理指出,要抓住重點區域重點領域,突出加強工業、燃煤、機動車“三大污染源”治理,堅決打贏藍天保衛戰。

  按照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生態環境部會同有關部門,組織開展專題調研、分析論證,廣泛聽取專家、社會各界意見,徵求並吸納了相關部門、各省(區、市)政府及相關方面的意見,提出《三年行動計劃》的建議稿,6月13日國務院常務會議已經原則通過,將於近期印發。

  《三年行動計劃》總體要求是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全面貫徹黨的十九大和十九屆二中、三中全會精神,貫徹落實全國生態環境保護大會要求,認真落實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堅持新發展理念,堅持全民共治、源頭防治、標本兼治,以京津冀及周邊地區、長三角地區、汾渭平原等區域為重點,持續實施大氣污染防治行動,綜合運用經濟、法律、技術和必要的行政手段,大力調整優化產業結構、能源結構、運輸結構和用地結構,強化區域聯防聯控,狠抓秋冬季污染防治,統籌兼顧、系統謀劃、精準施策,堅決打贏藍天保衛戰,實現環境效益、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的多贏。

  《三年行動計劃》的總體思路是“四個四”,即突出四個重點、優化四大結構、強化四項支撐、實現四個明顯。突出“四個重點”,即重點防控污染因子是PM2.5,重點區域是京津冀及周邊、長三角和汾渭平原,重點時段是秋冬季,重點行業和領域是鋼鐵、火電、建材等行業以及“散亂污”企業、散煤、柴油貨車、揚塵治理等領域。優化“四大結構”,就是要優化產業結構、能源結構、運輸結構和用地結構。強化“四項支撐”,就是要強化環保執法督察、區域聯防聯控、科技創新和宣傳引導。實現“四個明顯”,就是要進一步明顯降低PM2.5濃度,明顯減少重污染天數,明顯改善大氣環境質量,明顯增強人民的藍天幸福感。

  《三年行動計劃》是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決策部署的一項重大舉措,是落實全國生態環境保護大會的具體行動,隨著各項政策措施的落地落實,必將對我國生態環境保護、生態文明和美麗中國建設,乃至經濟高質量發展產生重大而深遠的影響。

  下面,我願意回答各位的提問。

  襲艷春:感謝趙英民先生的介紹。下面進入答問環節,提問前請通報所在的新聞機構。

  中央電視臺記者:2013年制定了《大氣十條》,這次又出臺《藍天保衛戰三年行動計劃》。請問,此次《三年行動計劃》在治理重點和措施上會帶來什麼改變,有什麼特點和創新?打贏藍天保衛戰既要打好攻堅戰,又要打好持久戰,請問如何處理好攻堅戰和持久戰的關係,做到科學合理、循序漸進治理污染?謝謝。

  趙英民:大家知道,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對生態環境保護特別是大氣污染防治工作高度重視。2013年發佈了《大氣十條》,應該說這是黨中央、國務院推動生態文明建設、堅決向污染宣戰、系統開展環境治理的重大戰略部署,也是針對當前環境突出問題開展綜合治理的首個行動計劃。大家知道,隨後陸續發佈了《水十條》和《土十條》。《大氣十條》實施五年來,在各地區、各部門、全社會的共同努力下圓滿收官,實現了《大氣十條》確定的各項目標,全國空氣質量總體改善,重點區域明顯好轉,人民群眾在空氣質量改善中的獲得感、藍天幸福感顯著增強。通過過去五年《大氣十條》的落實推進,也探索出來一條適合我國國情的大氣污染防治新路子,基本建立起了齊抓共管的治理格局和區域聯防聯控新機制。

  但是,我們應該清醒地認識到,當前大氣環境形勢依然嚴峻。長期以來粗放式發展積累的以重化工業為主的產業結構、以煤為主的能源結構,以公路運輸為主的交通運輸結構,以及大量裸露地面存在的用地結構,對進一步改善空氣質量構成了重大挑戰。

  為了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加快補齊大氣環境的短板,需要對未來三年全國大氣污染防治工作作進一步系統部署。為此,按照黨的十九大、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中央財經委員會第一次會議,還有全國生態環境保護大會的部署,國務院制定了《打贏藍天保衛戰三年行動計劃》。《三年行動計劃》和《大氣十條》是一脈相承的,是持續實施大氣污染防治新的三年行動部署和安排,既保持了工作連續性,充分借鑒和採取了過去行之有效的好的經驗和做法,同時又增強了治污措施的廣度、深度和力度。歸納起來《三年行動計劃》和《大氣十條》的變化主要有幾個方面:

  第一,更加突出精準施策。在目標方面,聚焦人民群眾最為關心,我們國家當前環境空氣質量超標最為嚴重的PM2.5,提出經過三年努力,實現“四個明顯”。在重點區域範圍內,《大氣十條》一個標誌性的成果就是珠三角區域總體實現了穩定達標,所以這次重點區域去掉了珠三角,增加了汾渭平原。京津冀區域調整為京津冀大氣傳輸通道“2+26”城市,這也是充分考慮了大氣區域傳輸的客觀規律,使得我們治理範圍更加精準,針對性也更強。過去五年,汾渭平原大氣污染問題逐步凸顯,成為全國大氣污染最為嚴重的區域之一。從這個意義上講,重點區域作了調整,範圍更加精準。從時間尺度上,更加聚焦秋冬季污染防控,著力減少重污染天氣,解決人民群眾“心肺之患”,提高老百姓的藍天幸福感。在重點措施方面,主要是基於目前源解析的結果,更加強調突出抓好工業、散煤、柴油貨車和揚塵四大污染源的治理。這四大污染源應該說也是當前影響我國環境空氣質量的主要因素。

  第二,更加強化源頭控制。隨著污染治理邊際遞減效應逐步顯現,結構的問題如果不採取更強有力的措施,很難進一步大幅改善空氣質量。因此,這次文件中提出著力優化四個結構:一是優化產業結構,推進“散亂污”企業的綜合治理,加快企業達標排放,推動淘汰落後產能,化解過剩產能。二是優化能源結構,穩步推進農村散煤清潔化替代,加快燃煤鍋爐整治,推動新能源發展利用。三是優化運輸結構,按照“車、油、路”三大要素三個領域齊發力來解決機動車污染問題,進一步加大新能源汽車推廣力度,全面提升燃油品質,特別是這次提出來了加快公路轉鐵路、公路轉水運的要求。四是優化用地結構,主要是增加綠地面積,開展露天礦山生態修復,提高城市精細化管理水平,開展揚塵綜合整治,做好秸稈綜合利用和禁燒工作。

  第三,更加注重科學推進。強調措施要科學合理,更加因地制宜,多措並舉,循序漸進。在技術上要確保切實可行,在執行時間上要確保分類要求,在實施範圍上要做到由重點區域逐步向全國開展。對於“散亂污”企業,要按照關停取締、整改提升、搬遷入園實施分類處置;對於北方地區清潔取暖,提出堅持從實際出發,宜電則電、宜氣則氣、宜煤則煤、宜熱則熱,“煤改氣”要突出重點,“以氣定改”,先立後破,確保清潔取暖和溫暖過冬兩個民生保障。

  第四,更加注重長效機制。落實各方責任,有關部門和地方根據要求,制定配套政策措施和實施方案,落實“黨政同責”、“一崗雙責”,建立和完善排查、交辦、核查、約談、專項督察“五步法”監管機制,切實傳導壓力,創新環境執法監管方式,推廣“雙隨機、一公開”模式,壓實企業責任。強化區域聯防聯控,建立完善區域大氣污染防治協作機制,進一步加強重污染天氣應急聯動,同一個區域統一應急、統一標準、統一發佈,實施整個區域的應急聯動。謝謝。

  襲艷春:還有一問,問到了持久戰和攻堅戰的關係。

  趙英民:我剛才講到第三個特點的時候其實已經涉及到了。我們充分地看到過去五年《大氣十條》所取得的成績,也應該清醒地認識到,多年積累的環境問題具有綜合性、複合性、難度大的特點,解決起來也絕非一朝一夕之功。特別是當前我國產業結構偏重、能源結構偏煤、產業佈局偏亂、交通運輸結構還不盡合理,經濟總量增長和污染物排放總量增加還沒有脫鉤,污染物排放總量還處於高位。在這樣的背景下,開展大氣污染治理攻堅,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補齊環境質量短板的要求,在改善環境質量的同時,倒逼發展質量不斷提升,為經濟持續健康發展打下堅實的基礎。從這個意義上講,既要堅定不移打好攻堅戰,又要久久為功打好持久戰,從而實現環境效益、經濟效益、社會效益的多贏。

  剛才我介紹了,《三年行動計劃》明確要求從實際出發,堅持全民共治、源頭防治、標本兼治,落實中央穩中求進的總基調。目標設定上,聚焦PM2.5,這是目前影響全國環境空氣質量最主要的污染物。兼顧我們國家環境空氣質量長遠達標的考慮,臭氧污染等需要長期治理的問題,在與“十三五”生態環保規劃、“十三五”節能減排綜合工作方案等現有政策文件充分有效銜接的基礎上,設定了全國未達標城市PM2.5下降,還有地級城市優良天數比例的要求。應該說從目標設定上可以看得出來,既兼顧了當前,又考慮了長遠。

  從任務措施上,我就不展開了,剛才已經講了。從技術上、從實施範圍上,包括對“煤改氣”等,都提出了明確的要求,就是要做到科學合理、循序漸進地治理污染,穩中求進,既要積極進取,又要穩妥,確保取得良好的效果。打贏藍天保衛戰是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的重中之重,《三年行動計劃》提出2020年空氣質量改善目標任務,兼顧了環境質量改善和推動經濟轉型發展的要求。國際經驗表明,世界大城市的污染治理普遍是前期改善速度較快,後期工作難度逐步加大,改善速度會逐漸慢下來。我們國家加大治理力度,特別是發揮我們的制度優勢,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縮短這個進程。但是坦率地說,我們也同樣會有這麼一個規律,打贏藍天保衛戰不是大躍進式的一步到位,大氣污染治理必然是長期而艱巨的過程,需要我們持續不懈的努力,久久為功,既要打好攻堅戰,又要打好持久戰。

  路透社記者:趙部長,如果可以的話我提三個小問題。第一個問題,我注意到,這次把山西和陜西加到重點區域堶情A這個您能稍微講一下這次選了這兩個地區,有沒有特別的辦法,因為這兩個地區都是煤的主要生產基地。第二個問題,現在對城市的交通擁堵會不會採取一些特殊的措施,比如說有沒有考慮採取倫敦或者新加坡這樣收取交通擁擠的專門費用,就是擁堵時段進來的話要多交費。第三個問題,有關柴油車的治理,我們有沒有考慮更多的推進天然氣在交通上的使用,包括船舶和重卡天然氣的使用,有沒有具體替代措施?天然氣還是比較乾淨一些。

  趙英民:好的,您提的這三個問題看似小,但其實都是大問題。

  第一個問題涉及到重點區域的調整。我們國家目前污染相對比較重的區域,一是京津冀及周邊地區;二是汾渭平原,就是你提到的山西、陜西這一帶;三是長三角西北部,就是蘇北、皖北這一帶;四是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這四個區域目前是PM2.5濃度比較高的區域,除了新疆主要受沙塵等自然因素影響較大之外,其他區域PM2.5濃度主要還是受到人類活動的影響。這次重點防控區域的調整,實際上是綜合考慮了當前各地PM2.5濃度水平,珠三角已經總體達標了,所以把它調出去了。京津冀雖然取得了非常大的成績,《大氣十條》實施五年區域PM2.5濃度大幅度下降,但是仍然是當前我們國家PM2.5濃度最高的區域。汾渭平原僅次於京津冀區域,是我國PM2.5濃度第二高的區域,同時它又是二氧化硫濃度最高的區域,所以把它作為重點區域。第三個就是長三角西北部,蘇北、皖北這一帶城市群,PM2.5濃度已經接近京津冀部分城市。綜合考慮,把這三個區域作為重點區域,有利於我們進一步突出重點,集中資源,解決污染相對突出的問題。全國其他地區PM2.5濃度基本在四五十微克/立方米以下,可以按照常規治理措施持續推進,穩步改善。當然,汾渭平原的確像你說的,它為什麼二氧化硫濃度高呢?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煤炭佔能源消耗的比例太高,接近90%,較全國60%的水平高出30個百分點。這個區域,產業結構偏重、規模偏小、裝備水平低,大量燃用散煤,而且一些鋼鐵、焦化企業還不能實現穩定達標排放,亟需進一步加大治理力度,這是我想回答的第一個問題。

  第二個是關於機動車的問題。剛才我講過,解決機動車污染問題無外乎“車、油、路”三個方面。就車來說,目前看柴油貨車是機動車當中污染物排放量大、對空氣污染貢獻率比較高的部分。交通擁堵在一定程度上會增加機動車的污染物排放,所以解決交通擁堵實際上既對改善交通狀況有好處,同時也會相應改善機動車的污染物排放。從這個意義上講,對於城市來說,解決交通擁堵既可以改善出行,也可以減少機動車污染物排放、改善環境空氣質量。

  第三個問題就是關於柴油車的治理。柴油車這一方面,文件主要提出,對新車加強監管,防止生產排放不合格的車輛,對在用車也提出要加強監管。在油的方面,從明年開始實施國六汽柴油標準,實現車用柴油、普通柴油和部分內河船舶燃用油“三油並軌”,全面提升柴油的品質。路的方面,剛才我也介紹了,就是優化交通運輸結構,實行海鐵聯運,減少公路運輸,增加鐵路運輸,多措並舉解決機動車污染問題。至於柴油車治理的一些具體技術,包括您提到的天然氣用於卡車,這屬於新能源和清潔能源車的概念範疇,文件專門對新能源和清潔能源車發展也提出了明確要求。

  中國新聞社記者:請問趙部長,關於打贏藍天保衛戰三年行動計劃中,關於“煤改氣”有沒有特別的安排,如何保證老百姓清潔溫暖過冬?

  趙英民:“煤改氣”的確關係到北方地區老百姓的切身利益,也是環境空氣質量改善非常重要的方面。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14次會議上提出,推進北方地區冬季清潔取暖,關係北方地區廣大群眾溫暖過冬,關係霧霾天能不能減少,是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農村生活方式革命的重要內容。為貫徹總書記的指示要求,國家發改委會同有關部門印發《北方地區冬季清潔取暖規劃》,生態環境部會同有關部門積極推進京津冀及周邊地區“2+26”城市散煤治理,2016-2017年完成“煤改氣”347萬戶,“煤改電”127萬戶。實踐證明,推進北方地區冬季清潔取暖,對改善環境空氣質量至關重要。根據專家的研究和測算,去年冬季京津冀地區PM2.5濃度實現了大幅度的下降,這其中散煤的治理貢獻率達到了30%-40%。同時,也產生了良好的社會效益,農村居民告別了“煙熏火燎”的煤爐取暖方式,人民群眾的生活質量明顯改善,老百姓的獲得感顯著增強。

  為此,《三年行動計劃》把有效推進北方地區冬季清潔取暖作為重要的措施加以部署,要求集中力量重點推進京津冀及周邊地區,還有汾渭平原的散煤治理,到2020年採暖季之前,要在保障能源供應的前提下,平原地區基本完成生活和冬季取暖散煤替代。

  為確保政策積極穩妥、循序漸進,文件中對技術路線作出明確要求,剛才我也介紹了,提出要從實際出發,宜電則電、宜氣則氣、宜煤則煤、宜熱則熱,有些地區還有地熱,總之,要因地制宜、多措並舉。在天然氣的供給方面,強調要抓好天然氣產供儲銷體系建設,加大天然氣供應量,推進管網互聯互通建設。在天然氣使用方面,強調“煤改氣”堅持以氣定改,新增天然氣的氣量優先用於城鎮居民和大氣污染嚴重地區的生活和冬季取暖散煤替代,重點支持京津冀及周邊地區和汾渭平原,實現“增氣減煤”。同時,文件規定,原則上不再新建天然氣熱電聯產和天然氣化工項目。在政策支持方面,將進一步擴大中央財政支持清潔取暖的試點範圍,完善相關價格政策,確保老百姓用得上、用得起。此外,在具體工作中,我們還將進一步督促指導各地,落實先立後破,也就是先改造完,確保沒有問題了,再拆老爐子,在清潔取暖沒有落實之前,不拆除原有的取暖措施。通過多措並舉,在積極推進散煤治理的同時也確保群眾溫暖過冬,使得環境質量改善和溫暖過冬兩個民生都得到切實保障。

  新華社記者:近一段時間以來,有媒體報道,臭氧成為一些地方的首要污染物,我想問一下臭氧污染情況具體是怎麼樣子的?會有哪些的防治措施?

  趙英民:大家都很關心臭氧的問題。我們看待空氣污染水平,或者評價空氣質量,要全面、系統分析。當前,影響我國環境空氣質量的首要污染物,仍然是PM2.5。我可以從三個方面來講這個事情:

  一是從平均超標倍數來看,2017年全國338個城市PM2.5的平均濃度是43微克/立方米,這個濃度值超過國家標準23%;臭氧平均濃度是149微克/立方米,這個值跟國家標準相比是不超標的,這是從超標倍數上來比。

  二是從超標城市數量來看,去年全國PM2.5超標的城市是217個,佔到338個城市當中的64.2%。與此同時,臭氧超標城市109個,佔比是32.2%。

  三是從重污染天數看,去年全國以PM2.5為首要污染物的重污染天數佔全部重污染天數的90%,以臭氧為首要污染物的佔比是7.5%。

  這些數據可以表明,當前影響我國環境空氣質量的首要污染物還是PM2.5。去年的監測數據還表明我國城市臭氧成為首要污染物,大多是在大氣污染比較輕的時候。

  通過數據的比較,可以看出當前首要矛盾、亟需解決的污染問題還是PM2.5。但是,過去幾年在PM2.5濃度持續下降的同時,臭氧濃度卻在持續上升,這一趨勢需要引起我們高度關注。去年全國臭氧同比上升8%,而且2015年以來呈現逐年上升的態勢,目前出現了連片式、區域式污染,主要集中在遼寧中南部、京津冀及周邊、長三角、武漢城市群、陜西關中地區,以及成渝、珠三角區域。所以《打贏藍天保衛戰三年行動計劃》,在把目標措施聚焦在PM2.5的同時,也對臭氧防控作了部署,就像剛才我介紹的,既要著眼當前,還要著眼長遠。主要有三個方面:

  第一,大力控制氮氧化物和VOCs(也就是揮發性有機物)的排放。大家知道,它們是生成臭氧的前體物,同時也是導致大氣氧化性增強、生成PM2.5二次顆粒物的重要前體物。《三年行動計劃》對排放氮氧化物的鋼鐵、建材、有色、火電、焦化等重點行業和燃煤鍋爐、機動車船等,從源頭調整優化結構,到末端治理提標改造,提出了一系列政策措施、任務要求。對排放VOCs的石化、化工、工業涂裝、包裝印刷等重點行業,要求實施洩露檢測修復、原料替代等專項整治措施。對塗料、油墨、膠粘劑、清洗劑等重點產品,要求制定實施VOCs含量限值強制性國家標準。這些都是協同控制PM2.5和臭氧污染的重要舉措。

  第二,強化空氣質量目標管理。《三年行動計劃》重申了國家“十三五”規劃綱要提出的優良天數比率指標,結合《大氣十條》的實施經驗,強化落實各地空氣質量改善責任。目前我國空氣質量標準當中的6項污染物,主要是PM2.5和臭氧超標,其他指標超標不多,由於PM2.5濃度下降比例已經單獨設置指標,對各地提出優良天數的目標要求,實際上就是強化了對控制臭氧污染的要求。

  第三,著力提升管控能力。針對臭氧污染的特點,結合前期研究成果,還有我們在杭州、廈門等地的試點管控經驗,明確要求推進大氣光化學監測網建設,加強區域性臭氧形成機理和控制路徑研究,深化VOCs全過程控制及監管技術研發等,全面提升臭氧污染防控水平和能力。

  說到臭氧,我們必須清醒地認識到,當前我們國家氮氧化物和VOCs的排放量還是比較大的,尤其VOCs排放量大面廣,既有有組織的排放,也有大量的無組織排放;既有工業排放,也有生活源排放,管控難度還是非常大的。臭氧及其前體物的反應複雜多樣,減排比例、氣象變化等因素,都容易導致臭氧濃度的波動,再加上複雜的區域傳輸,臭氧污染防控確實是很複雜的事情,目前發達國家也沒有完全解決臭氧污染問題。所以,我們國家臭氧污染治理任重道遠。

  下一步,我們將落實《三年行動計劃》的要求,研究出臺臭氧污染防治指導性文件,繼續積極聯合有關部門,大力推進VOCs和氮氧化物排放治理,尤其要著力實施“十三五”VOCs污染防治工作方案,開展柴油車治理攻堅行動,進一步提升環境管理能力,加快相關科研,促進PM2.5和臭氧污染的協同控制。

  日本經濟新聞記者:近幾年環境保護部進行了環境保護的督察,得到的成果也不少,但同時也有一些聲音提出,督察當中有一些“一刀切”的行為,給老百姓帶來了不少的麻煩,還有困惑,這一次行動計劃實施過程中怎樣防止這種“一刀切”的行為?

  趙英民:您關心的這個問題,也是我們關心的問題。這次《三年行動計劃》當中特別強調了要科學合理、循序漸進、因地制宜。剛才我已經介紹了,技術上、區域上、重點上,都體現了精準治污的要求。督察工作在《大氣十條》實施過程中發揮了非常大的作用,也探索出一套剛才我提到的“五步法”督查模式。隨著中央環保督察不斷深入,進一步落實了“黨政同責”、“一崗雙責”,強化了企業治污主體責任,發揮了非常好的效果。

  工作中,我們也發現個別地方存在平時不重視環保,督察來了“一刀切”的問題。所以,前不久生態環境部專門發了文件,提出各地要落實“黨政同責”、“一崗雙責”,企業落實治理主體責任要放在平時,而不是檢查來了,不分青紅皂白先停後整改,由於個別違法企業導致殃及池魚。我們正在開展的中央環保督察“回頭看,重點要督察的就是在生態環境保護工作方面的作風問題,虛假整改、敷衍整改、假裝整改的問題。我想,按照《三年行動計劃》的要求和總體部署,我們將進一步強化各個方面的責任,科學治污、精準治污是可以實現的,謝謝。

  襲艷春:大家還有沒有感興趣的問題,如果沒有的話,今天的吹風會到此結束。再次感謝趙英民先生,也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