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詞:      高級檢索
首頁>信息公開>環境要聞

三大結構調整再難也得突破 代表委員高度關注打贏藍天保衛戰,聚焦深層次問題

   2018-03-07


  中國環境報記者王琳琳 呂望舒3月6日北京報道 全國兩會期間,不少代表委員和民主黨派高度關注打贏藍天保衛戰。

  綜合來看,相關發言和提案議案,聚集結構性調整這一深層次問題,呼籲儘快制定並嚴格執行打贏藍天保衛戰三年作戰計劃。

  關注一

  大氣治理進入攻堅期,深層次問題凸顯

  《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是黨中央、國務院推進生態文明建設、堅決向污染宣戰、系統開展污染治理的重大戰略部署,是針對環境突出問題開展綜合治理的首個行動計劃。

  行動計劃實施5年來,通過加快調整以煤為主的能源結構、加快淘汰落後產能、推進重點行業提標改造、加強“車、油、路”統籌、提升大氣環境監管能力等空氣質量改善的重大工程和重大措施,解決了多項大氣污染防治難題。全國空氣質量總體改善,重點區域明顯好轉。

  在珠三角,2017年,PM2.5年均濃度為34微克/立方米,在國家三大重點區域中率先突圍。

  在京津冀, 2017年PM2.5年均濃度比2013年下降39.6%,58微克的“北京藍”成為人們爭相曬出的朋友圈。

  ……

  不過,在看到成績的同時,也要清醒地認識到,當前大氣污染防治形勢依然嚴峻。

  “大氣污染治理都要基於各自地理氣候條件,很難‘一招行天下’,即便是京津冀地區的先進打法,我們也只能部分借鑒運用。”全國人大代表、四川省環保廳廳長于會文說,“我們也要看到,環境問題還有反復性,稍一鬆勁就反彈。當前是滾石上山、逆水行舟,退一步就有可能前功盡棄。”

  “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地區的大氣污染防治取得了明顯成效,空氣質量改善幅度明顯。但是有些區域的改善程度和效果並不像三大區域一樣好,比如長株潭地區空氣質量改善幅度就低於全國水平。而且,已經取得的成績並不穩定,還需鞏固與加強。” 全國政協委員、湖南省環保廳副廳長潘碧靈說。

  目前,我國大氣污染防治工作已經進入攻堅期,新老環境問題並存,生產與生活、城市與農村、工業與交通環境污染交織,末端治理減排空間越來越小,環境壓力居高不下。

  農工黨中央今年對長三角、珠三角等多地進行了專項調研,發現部分地區、部分時段空氣質量超標問題仍然突出,以煤為主的能源結構、以重化工為主的產業結構、以公路貨運為主的運輸結構尚未轉變,污染物排放量大。

  過去幾年,三大結構調整均有所突破,但沒有取得顯著進展。打贏藍天保衛戰三年作戰計劃將把著重解決產業結構問題、能源結構問題、交通結構問題作為主攻方向,確立具體的戰役,一個戰役接著一個戰役打。

  “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就是我們工作奮鬥的目標與方向。必須以環境質量改善為核心,下更大決心推動大氣污染防治,決不可有絲毫放鬆。”全國政協委員王濟光說。

  關注二

  深層次結構調整難度大、十分複雜

  根據調研結果,兩會期間,農工黨中央提交了關於《多措並舉,打贏新一輪藍天保衛戰》重點提案,建議加速推進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構建清潔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體系;結合鄉村振興戰略,積極穩妥推進煤改氣、煤改電等工程;加嚴標準、擴大範圍,嚴格控制各類大氣污染物排放。

  這恰與打贏藍天保衛戰三年作戰計劃的主攻方向不謀而合,為解決產業結構、能源結構、交通結構等問題提供了思路。

  然而,不少委員坦言,相比較前期的治理“散亂污”企業、控制工業企業排放等措施來說,進一步調整產業結構、能源結構、交通結構,十分複雜,難度更大,任務十分艱巨。

  全國政協委員、廣東省環保廳廳長魯修祿表示,為應對金融危機,早在“十五”時期,廣東就開始進行產業結構調整,從被動到主動,再到以污染減排倒逼調整轉型,實現了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雙贏。

  “對於廣東來說,產業結構進一步調整難度升級,牽一髮而動全身。廣東人口密集、產業密集,調整起來難度非常大。”魯修祿說。

  同樣的問題也考驗著西部地區的重慶。目前,整個重慶主城區範圍內,沒有一家電廠、水泥廠、化工廠、磚瓦窯,進一步減排空間十分有限。而最有可能削減污染物排放總量的汽車行業,則是成渝兩地的經濟支柱,同樣牽一髮而動全身。

  “我們每下降一微克,壓力都很大。” 全國政協委員、重慶市環保局副局長余國東說。

  潘碧靈表示,調整產業結構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實現的,需要一個長期的過程。

  交通結構方面,近年來,我國交通運輸污染已經成為最主要的大氣污染源之一。但是,長期以來針對固定污染源和機動車的減排體制機制,對於交通運輸污染綜合減排有很大的不適應性。

  這主要表現在,從觀念看,重交通工具減排,輕交通結構優化。從體制看,部門污染減排職責未落實到位。從工作部署看,缺乏系統性和協調性。目前,我國交通運輸污染減排的部署不夠系統、減排目標不夠高,國家還沒有從大氣污染防治、改善空氣質量的角度系統性提出交通運輸減排目標任務。從基礎工作看,行業排放數據不清。交通運輸行業污染減排的科技支撐薄弱,污染物排放底數不清、情況不明,缺乏水運、民航、鐵路等排放數據,對改善城市空氣質量的指導性不強。

  關注三

  制定打贏藍天保衛戰三年作戰計劃,更嚴格控制污染

  潘碧靈建議,可以從調整能源結構入手,推動深層次問題的解決。從具體措施來講,可以通過採用外電輸入、發展清潔能源、使用山西或內蒙古等地的煤以及推廣氣化煤服務等實現。“能源結構調整應該站在全國範圍內考慮。全國一盤棋,比如將能源富集的山西、西北地區作為國家重要的能源基地,借助清潔電氣化、加速脫碳化、能源高效化等措施,推動能源轉型。”潘碧靈說。

  于會文在建議中也提到,現階段,我國水電和火電資源的分佈和利用很不均衡。“全國範圍內若缺乏科學合理的電力跨省統籌調度,將導致大量資產閒置和資源浪費。四川水電資源非常豐富,以清潔水電替代傳統能源,實施電能替代,對促進能源清潔化發展意義重大。”于會文說。

  于會文表示,應進一步完善基於能耗和污染排放績效的電力調度,健全電力跨省統籌調度機制,加快長距離輸電網絡建設,加快清潔電力輸送,加強水電大省的豐枯期水電與火電大省的電力互補。

  全國政協委員、福建省泉州市政協副主席駱沙鳴對此表示認可。他建議,還應將節能作為國家戰略,儘快加強《節約能源法》與《可再生能源法》相銜接。大力推進電網、油氣管網和電動汽車充電設施的建設,推動以電代煤、以氣代煤,實現能源的清潔化、高效化,真正改變在節約能源工作上重宣傳輕落實、重開採輕管理、重處罰輕整改的傾向。

  在駱沙鳴看來,加大《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稅法》,也可以倒逼企業在能源使用方面的轉型升級。

  各地也在利用我國經濟由高速增長階段向高質量發展階段轉變的大好時機,堅決地調整產業結構、能源結構和運輸結構,從源頭上減少污染。

  于會文表示,四川去年10月印發了《四川省2017~2018年秋冬季大氣污染綜合治理攻堅行動方案》,列出十大攻堅任務,注重淘汰落後產能,同時著眼長遠,謀劃佈局,優化產業結構和能源結構,從城市空間格局、產業佈局、生產生活方式等根本處入手,處理好治標與治本的關係。

  魯修祿介紹,廣東將以繼續降低污染物排放量為目標,向結構調整要空間,鞏固提高空氣質量達標的穩定性,夯實環境質量持續改善的基礎。目前,在深圳,全市已經實現1.63萬輛公交車100%純電動化。2018年,廣州將推行這一政策,逐步實現公交車電動化。

  余國東表示,重慶將以控制交通污染為重中之重。同時,持續開展工業污染、揚塵污染、生活污染治理。加強區域聯防聯控和預警預報,有效應對污染天氣。

  為打贏藍天保衛戰,農工黨中央提案建議,應當組織權威機構對《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的實施效果進行第三方評估,並在此基礎上認真制定和嚴格實施打贏藍天保衛戰三年作戰計劃。

  此外,農工黨還建議,在國家實施打贏藍天保衛戰三年作戰計劃的過程中,建立更嚴格的二氧化氮、二氧化硫、細顆粒物等污染物排放約束性指標體系,並將臭氧污染問題納入其中。

  “只有堅持全面、系統、精準治理,才能真正打贏藍天保衛戰。”余國東說。

來源:中國環境報 
【字體:      】     打印本頁    
0

  • 國務院部門
  • 部直屬單位
  • 地方環保
  • 其他